首页 >> 健康园地 >> 浏览正文

给迷失的心灵找一个“家”

浏览次数:2257次文章编辑:hnzl文章来源:

                                                                   给迷失的心灵找一个“家”

                                              ——记国家级心理咨询师、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护士樊浩华   
                                                                        记者:杨须  通讯员:席娜

        樊浩华是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三病区护士,心理咨询师。她在该院组织的护理技能比武中名列前茅,分别获得一、二、三等奖奖项。获得郑州市“医德标兵”称号;2011年获得郑州市五一劳动奖章;2012年荣获“护理服务标兵”称号。2013年郑州市卫生系统举办的精神卫生法知识大赛中,和自己的队友默契配合,取得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
                                                
          "今天是中秋节。想家,想孩子……天气变冷了,穿上秋装还感到一丝凉意。上午门诊复诊的病人很多,虽说更多的工作仍是反复的向病人及家属解释,聊的嗓子沙哑。但看到曾经愁眉苦脸的他们现在洋溢着开心的笑;看到曾经精神恍惚,自言自语的他们主动与我们打招呼;看到曾经放弃的家属逐渐对治疗有了认知,觉得再忙再累都值得了。”这是2010年9月22日,远在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的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心理咨询师樊浩华护士当天的日志。
        作为河南省心理援助团队成员,从2010年8月3日起,樊浩华将在巴中市南江县人民医院工作半年,为震灾后的当地人民进行心理援助。参加工作的这16年里,樊浩华曾获得过郑州市五一劳动奖章、郑州市医德标兵、郑州市护理服务标兵等多项荣誉。她常年挥汗于精神科护理一线,她那张俊俏的脸上曾挨过患者的耳光;曾被患者喷吐过夹着唾液的饭菜;就在今年6月份,一位20多岁的患者又将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她的胸口上…… 对于患者的打骂,樊浩华总是悄悄擦干委屈的泪水。
        半年援川工作,儿子一句“妈妈我想你”,就让她哭的稀里哗啦
        四川南江县属于山区,地势险要,交通不便。在南江县的半年中,除了周一到周五的忙碌,樊浩华和同事利用周六和周日下乡出诊及到企业、学校、事业单位宣传心理知识。汽车无法到达,就徒步到老乡家里;语言不通,语速放慢,彼此夹杂着手势、交流着眼神;饮食不方便,自带干粮、开水。经常是一大早出门,很晚了才能踏上归途。 
                         
        当地一位40岁女患者,震后出现心慌、胸闷、惊恐等心理问题症状,一点点小事就会哭个不停,在当地四处寻医,效果都不好。经过樊浩华的沟通及心理疏导,病人情况大为好转,刚开始一周沟通两次,慢慢好转后一周治疗一次。一个多月后,患者基本康复,可以正常的生活。
       在2010年10月29日四川省卫生厅对南江县心理援助工作的第一次督导中。当督导小组专家详细地查看了樊浩华她们每天的工作规划、人员培训的方法细则、心理咨询的记录评估本、健康教育记录本、心理宣传的原始资料等每天工作的详细内容汇报后,督导小组专家竖起了大拇指,纷纷表示:“河南派出了真正干专业的人员,派出了精兵强将,南江县有好的外援帮助,何愁心理工作不能建立起来。”南江县卫生局李瑞恩副局长更是指出:“此次心理援助就像是一场及时雨。你们的到来非常及时,为南江县开创了心理和精神科,给精神病人和家属带来了希望。”
        在2014年9月4日对樊浩华的采访中,我顺手摘抄下了樊浩华的两段日记:2010年11月21日,今天是周日,可是不断地咨询的电话和会诊要求,使我们不得不加班加点的工作。晚上,我们在一起总结一周的工作,门诊及心理宣传的工作还要进一步开展,三级网络培训也在计划内进行,但是重点乡镇及地震灾区干部的减压疏导工作还有不足之处,这是下一周的工作重点。出来快四个月了,想家、想孩子……2011年1月23,周日,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很多工作到了收尾阶段,我们要抓紧时间安排好。真的想家了,盼望回家的那天早日到来的同时更是感到肩上的压力越来越重,恨不得把自己拥有的知识一下子全都留在南江县……
       看着她曾经忙里偷闲记录的日记,感觉从未如此靠近真情,从未如此靠近责任!当提起孩子时,这时的樊浩华有点伤感,语调也低了许多。她说,“在南江县的半年工作中, 当时儿子刚上一年级,每次通过视频看到儿子时,总是儿子笑,自己哭,儿子一句“妈妈我想你”,就会让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再后来根本就不敢听到这几个字。”   
       十年生活护理 ,尽管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但仍微笑着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樊浩华说,自己是1998年8月来郑州八院工作的。当时感受最深的就是病房的门多,一个出口最少两道门,出来进去都要拿钥匙。由于患者的特殊性,不能按正常的护理节奏服务。刚上班就遇到一患者,脸上脏得看不清肤色,浑身污物散发着让人忍不住直干呕的臭味。患者被接到病房后,樊浩华二话没说,挽起袖子就开始为患者换下脏衣服,剪指甲、清洗身体,忙活了2个小时。可转眼间,患者就给自己浑身上下摸了一身屎,谁都没办法靠近他,实在没办法了,她跟另一个护士两人拿了一个床单从后面靠近患者把他包裹起来,一点一点的再次给他清洗。
       大多患者刚来的时候都会说自己没有病,情绪也容易激动,经常会失去理智,随时随地会袭击医护人员。这对于封闭病房里的每一位护士来说,护理难度都是最大的。患者行为紊乱打人或者自伤、自残的时候,护理人员需要用约束带来对患者进行保护。在这个期间,患者往往会是不配合的。护理人员此时既要把患者保护好,还不能让患者受伤,只能适当的用力把患者约束好。可患者却不一样,他是要用最大的力气去挣脱,在这个时候常会发生攻击行为。樊浩华一次在约束一个躁狂患者时,冷不防就被一脚踹出好远,半天起不来。
       “在封闭病区,护士挨打的几率是100%的。”樊浩华说,自己在工作中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惯,在和患者接触时,患者必须时刻在自己的视线之内,自己的身后和左右都不能有人,一是保护病人不受伤害,再者就是保护自己。因为患者随时都会发出袭击动作。然而,工作中,想要寻找一种不被打骂的方案根本就没有,因为谁也不能预见所有患者的行为。
        第一次被骂是刚来三个月时,有一个门诊患者跑到她们当时住的三楼宿舍,边敲门,边大骂,很难听。“当时的感觉就是立马收拾东西走人,不干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以至于刚来时的半年内,自己满肚子都是牢骚和委屈,会生气、会恨患者的粗野。现在,打也好、骂也罢,自己都能理解,知道他们是在患病状态下的过激行为,对他们更多的是心疼。”其实,这些患者都特别善良,来的时候又打又骂的,走的时候满怀感激。清醒地时候,总是自觉地帮忙。“最重要的是, 当自己护理的患者心身疾病逐渐康复重返社会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
        在樊浩华的记忆里,她挨精神病患者的打骂不止一次。她说,“已经习惯了,这些都不算啥,最让人难受的不是患者的袭击,而是家属的不配合和不理解。”此时的她情绪有点低落。按规定,封闭病区刚送来的患者,在2周内是不允许出门和探视的。但一位20多岁的患者家人不理解,在两周后探视时从患者嘴里得知两周内没有像其他患者那样到病区以外的地方活动过。一起过来的四五个家属就开始对樊浩华破口大骂,极其难听不说,还有一个女家属抬手就是一巴掌胡过来,樊浩华耐心的给患者家人解释、安抚。回到办公室没人时,也只是把委屈的眼泪悄悄的擦掉。                                 
        6年心理护理  在信任和依赖中,把时间留给了患者和家属
       2009年下半年,樊浩华被调往开放病区--儿童青少年心理科工作。该病区护士长岳晓军在评价樊浩华时说:“小樊工作热情、有耐心、有方法,善于和患者及家属沟通、交流,对患者很包容。患者和家属都很喜欢她,都很依赖她,有的说她是大姐姐,有人说说她像妈妈。”
        一17岁男孩,因患精神分裂症在学校出现了孤僻、呆滞、自言自语等症状,被老师和同学送往医院治疗。但其母亲认为孩子没病,从医院将孩子领走。随着孩子病情的越来越重,其母亲勉强让孩子在樊浩华所在的病区接受治疗,但仍认为医院对自己的儿子诊断不正确,牢骚满腹。针对这位患者,樊浩华在做健康教育时,着重安慰并鼓励其安心住院。随着病情的好转,症状的减少,对比患者治疗前后的表现,家属认识到了患者一部分异常表现是精神科症状。此时,樊浩华并拿出权威教材让家属看到这类症状是属于精神分裂症症状。患者母亲恍然大悟,在感谢樊浩华的同时急切询问病情的治疗方法、疗程及预后。这名患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后,好转出院。现定期用药及复查,病情稳定,又回到了学校。患者出院那天,家属拿出一个红包,拉着樊浩华的手说:“孩子能康复,多亏了您的细心照顾,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被樊浩华婉言谢绝。
         对于工作和患者,樊浩华倾尽全力。当提及孩子时,她满脸愧疚。“我儿子从小基本上都是有姥姥、姥爷带着,所以基本上不怎么理我。还经常会问:‘别人的妈妈总是去接送上学,你为什么不来接我,是不是不爱我呀!’”说这话时,樊浩华扬了扬头,但溢满眼窝的泪水仍然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说,“儿子的言语让她心里酸酸的,很失落。”
        即便是现在,已经上五年级的儿子,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辅导过他的学习,开家长会基本上没去过。她说:“儿子上学这几年中,自己挨老师的吵要比自己上学时都多。”但是,看到患者来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痛苦难受的样子,经过自己和同事们的努力,他们出院时那阳光灿烂的笑容和感激的话语,觉得一切辛苦付出都超值。“但让自己的孩子感受不到爱,也是做母亲的一种失败吧。”樊浩华无奈地说。
   
        记者手记 :精神疾病的治疗并非只靠药物一项,心理及生活护理对治疗和康复起着非同一般的支持作用。樊浩华在工作中华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经验:慈爱为怀,恩威并用的和患者“斗智斗勇”,尽可能地获得患者对自己的信任。但这个过程相当的不容易,因为精神患者一个怪异眼神、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语都有可能隐藏着特殊的含义,她为此下了大工夫。稍有空闲就钻研心理专科知识,提高护理技术,学会了对患者“察言观色”,及时找出患者心灵深处的症结,并给予心理疏导,陪伴着他们走出心灵的迷途。

 

医院简介MORE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郑州市精神卫生中心)始建于1957年,其前身为郑州市精神病医院,医院集预防、医疗、科研教学、社区康复为一体,目前是郑州市唯一一所精神卫生专业机构。主要担负...

门诊时间:8:00-20:00 (节假日不休息)

在线答疑我要提问MORE

我和女友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吃利培酮都有六七年的...

具体详情,请拨打我院医务科电话0371-6895...

精神分裂症患者能结婚生育吗

第八人民医院专家为您的健康护航!

官方微信公众号